天放

【三九】白月行

少女时期(?)的文,非常生涩。

就,存档一下黑历史。

这些天来齐晟总是重复地做着同一个梦。在梦里正是夜色迷离的时候,有一人身着白衣坐于夜雨中抚琴。笼罩着周身的雨愈下愈大,模糊了梦中人的容颜。可那雨中的旋律却依然坚定而清晰,如同那人在雨中依然有飘然之感的一袭白衣和如墨的三千青丝。

他始终没有看清那人的容颜,也未曾忆起梦中反复回响的琴曲,他甚至无法分辨那被覆盖于白衣之下的身影或是窈窕抑或是男子般的俊朗。可就是这样一个被水色稀释开来的素裳轮廓,在年纪及冠的齐晟心中深深扎下了根。

那天齐晟正半阖着眼睛打算默然熬过这场家宴,谁知皇祖母竟把话题转向了自己:“晟儿年纪也不小了,作为太子也是该纳太子妃的时候了,不知晟儿可有意中人?”

意中人吗?尚还略有些懵懂的青年把这个字眼反复地放在口中打磨锤炼,脑海中首先浮现出的竟是梦中那个一袭白衣的身影。

像是被这个念头微微触动了神思般,齐晟有些苦涩地笑了笑,终究是把肚子里的话圆滑地过滤了一遍,说道:“孙儿还未有意中人,只是思慕贤淑端庄的女子,若有合适的人选,还望皇祖母和父皇成全。”

后来他果真娶了被赞为贤淑端庄的张家长女——张芃芃。齐晟尝试着让自己爱上这个因政治联姻的结合而来到自己身边的优秀女子,可这样徒劳的努力只是让梦中那个身影愈发清晰起来,他隐约看清了那人的眼中眸光闪动。沉重的伪装,飘渺的爱恨。那个眼神太过复杂。

复杂到一向自诩聪明的齐晟也不忍细想。

他只是开始在意起白衣的女子。他把江氏接到了自己身边。不为别的,只为能在稀薄的幻想中安置情思。

尽管他知道江氏与梦中人的貌合神离,可那白衣飘然间的几分相似,已经足够了。齐晟这样想着,任凭初秋的阳光刺痛了眼眸。

几天过后从边疆历练回来的齐翰出现在皇宫中,对于这位从小就学会自恃才华身份与自己争衡的皇子,齐晟除了好奇,更多的竟是久别重逢的喜悦。他几乎是迫不及待,一路催了车夫好几回,却还是觉得路途漫长。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莫名的喜出望外是从何而来,直到他看见一身白衣的九王向他微微屈躬行礼,眉宇间悉堆了太多礼节的虚假繁复,已经全然不是年少时的清澈了。庭院中意外地摆上了一张素琴,为花木萋萋的景观更是添上了几分清幽。

陌生却又熟悉。

“有劳三哥挂念。”那人温润的声音响于耳畔,惊动了神思游离的齐晟。

他一愣,随即熟稔地勾起嘴角,弯成一个温和却又疏离的弧度。

“九弟不必多礼,适才我看见九弟院中的古琴,不想九弟此番历练,倒是儒雅了些许。今天可否就这久别重逢之日,为我弹上一曲?”

“那我便为三哥弹一曲白月行罢。”

齐翰终究是答应了,指尖轻抚琴弦,流水般的旋律如月光般倾泻,硬是让晨光熹微的庭院恍然渲染上了明朗夜色的光辉。抚琴人一袭白衣,墨色发丝整齐地绾在脑后。

那晚齐晟又梦到了那个场景。

白衣夜雨,还有那首让黑夜熠然生辉的曲子。

一切都像是曾经的重复,不同的只是齐晟记得了梦中反复回响的曲子。

那首无月之夜中的《白月行》。

齐晟把这个梦连同这段记忆埋进了不被开启的心房里。直到身边的亲信提醒他这次谋反弑君,幕后的指使是九王。他这才意识到距离那次所谓的久别重逢过了多久。他穿着象征着皇帝身份的龙袍,脸上的冰冷决绝陪伴着他度过了漫长的时光。他连夜把九王召进宫中,看见他不情不愿却又谦和有礼地下跪,那双轮廓漂亮的眼眸蕴含了太多复杂的东西。

眼前白衣的人开始字字铿锵地描绘政治权谋,描绘帝王之家尔虞我诈的种种不公,他把这些粉饰地华丽而凄美,像极了一杯色泽美好的烈酒。

他说,今日落在他手上,他就没有想过要苟活。

他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齐晟默然倾听许久,却撇开造反的事不谈,悠然开口道:“近来宫中权势动荡,事务繁多,九弟为朕在这黑夜雨景中弹上一曲《白月行》,叙叙旧情,散散心可好?”

如何处置他不在乎,他只是想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前,圆一曲年少虚妄。齐晟这样想着,开始一杯接着一杯地给自己斟酒。

那人只当他是挑衅,皱起好看的眉,眼中的愠怒几近烧坏了谦和有礼的面具,最终却也只是黯然。

“臣弟……遵命。”

齐翰轻舒眉宇,纤长好看的手指抚上了带水的古琴。弦尾轻颤,流水般的琴音穿过了漫天蝶翼般的雨水,清晰地打在齐晟的心头。

打在那个在黑暗角落压抑了多年的梦境里。

一音一顿,一律一珠地随雨水细密落下。齐晟只觉得被兀然模糊了神思,便借着酒劲,就像走进梦境深处一般,走近了眼前白衣的身影。他欺上那人的唇,毫不留情地噬咬。

他终于耐不住七年的隐忍,耐不住七年的空茫。

只是生怕惊动了太久的坚强,生怕眼泪会如雨地落下。

像是要粉碎多年来在心中肆意生长的情思。可这个梦境寄生在他的生命里,缠绕着他,让他窒息在绵延的光阴里。
只是他是帝王,他不容许一个梦境这样虚妄的东西阻碍了他的民与国的繁荣。

他像让江氏远离自己身边一般,把齐翰远远地推到了边疆。
他在盛都中安享繁华,可一闭眼,看到的就是那白衣夜雨和那个太过漂亮却又太过沉重的眼神。

也许是因为梦中的曲调太过空灵,他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在醒来时泪流满面。

无月之夜中的白月孤行。

无缘之世里的虚妄羁绊。

评论

热度(8)